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光临 的博客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日志

 
 

刘德新在浚县  

2016-12-09 16:25:04|  分类: 历史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德新,字裕公,号石痴抱元子,祖籍辽宁开原县白云岭,约生于明崇祯十三年(公元1640年),卒于清康熙三十九年(公元1700年),享年61岁。刘德新的父亲刘朝辅是跟随多尔衮一同入关的“八旗汉军”的成员,曾任协镇山西节制太原平汾路泽蒲垣营路卫所等处地方副总兵都督佥事。刘德新有兄弟三人:大哥刘德懋,顺治年间武进士,曾任随征福建前镇总兵官都督佥事、前兵部督捕员外郎、内国史院纂修、实録法一丹哈畨三等侍卫。二哥刘德弘,曾任涿州知州。刘德新的刘朝英,曾任湖广武昌府江夏县知县。其伯父有三个儿子,分别是大儿子刘德远(监生)、二儿子刘德崇(生员)和三儿子刘德芳(监生)。

刘德新科举不第,但因其父功勋卓著,于是在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得到了做官的机会,被任命为浚县知县。从此,刘德新便和浚县结下了不解之缘。刘德新一生曾两次任职于浚县。第一次是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至康熙十一年(1672年)。刘德新在这个任期内的主要政绩是兴文教,依托卫河大力发展商业运输,广施惠政,尤其是整顿吏治,深得民众爱戴。他上任不久,便在县衙内的大堂前左侧立了一通“戒石铭碑”。碑上刻有“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十六个大字。刘德新率领县丞、教谕、训导、主薄、巡检、典史、医官和阴阳官等县衙人员,在戒石碑前举行盛大的祭拜仪式,并齐声宣读铭文。这是对苍天的敬畏。其意是:如若违背天道,就要遭到天谴,这是我国古代许多官员所信奉的天理。关于这十六字铭文的出处,据考证是出自我国五代十国时期后蜀国君孟昶所撰写的《颁令箴》。宋太宗赵匡义从中精选出这十六个字,首倡将其镌刻于石碑上,并立于公堂前,称之为“戒石”。朱元璋称帝后,下诏各府州县都要立戒石于衙堂前。到了清代,有一些官员不但继承了前朝的传统,还将这十六个字刻于或书写在牌坊之上。令人遗憾的是刘德新所立的戒石碑到嘉庆年间已不复存在,是否几经变迁被埋入地下,无人可知。

康熙十一年(公元1672年)底,刘德新调至淇县任知县。后于康熙十四年(公元1675年)仲秋,被调回浚县任文林郎知浚县事。刘德新在其第二次任期内的主要功绩便是以吕祖祠为中心的建筑群的创建与重修。对于这么大的建设工程,其费用从何而来呢?据《大伾山创建纯阳吕帝君洞阁捐金姓名碑记》中记载,刘德新没有动用县财政的一分一文,而是动员家人及社会力量进行募捐。他本人首先捐出自己所积俸禄白银四百两,而后是其父刘朝辅捐银两千两、伯父刘朝英捐银三百两,大哥刘德懋、二哥刘德弘各捐银二百两,堂兄弟刘德远、刘德崇和刘德芳各捐银二百两,就连刘德新伯父刘朝英的长孙刘怀谦也捐银一百两。仅刘家老少三代共捐银三千六百两。其他还有:本邑及各地官员共捐银四百八十两零三钱;本邑及各地生员共捐银一千零九十六两;本邑及各地商人共捐银七百二十九两;本邑及各地会首、信士共捐银二百一十三两;本邑乡民捐银八十五两多。另外还有吕祖祠首任道长李德琳(道号青霞)及其弟子捐出募捐来的白银三百两。截至到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二月,共收到所捐白银达六千七百多两。

关于刘德新创建吕祖祠的缘由,在浚县民间有很多传说,但均无据可考。根据刘德新亲手撰写的《大伾山创建纯阳吕帝君洞阁碑记》中的有关记载,可充分说明他创建的目的。现摘录几段供大家参考:浚县“数年来人文厄之……今浮之巅有岱之玉女离宫在焉,……而香火倾之 大河南北,乃大伾则青壇故跡已翳荆榛,虽有佛阁龙洞,名在实亡,几于寂寂空山矣。龙精为虎气所夺,缝掖掖之劣于韬铃也,……则補之道何出……可埒于岱之玉女者,一则于佛,取观音大士焉,一则于仙,取纯阳吕祖焉,既而思之……释与儒不相为谋,而纯阳唐之进士,终归于道,始则为儒,且好为篇章……以此祠于伾而擬于浮庶几,纯阳太阴之两不相绌乎。……引五方之士女而朝之……然则伾之与浮业既形胜相,今后龙骧虎跃文事之彬彬,将于武事之桓桓,是可拭目矣也。此从堪于起见乃制作本意。”因此,刘德新决定在大伾山上建造吕祖祠,以改变多年来浚县武兴文衰之状,来振兴浚县的文教事业;以改变浮丘山香火旺盛而大伾山“几于寂寂空山矣”之状,从而“引五方之士女而朝之”。我们暂且不论刘德新建造吕祖祠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就他为浚县留下了一批内涵丰富而且应该保护的历史文化遗产确实是值得我们后人称道的。

刘德新继创建吕祖祠道院后,又陆续创建和修建了一系列的建筑,我们从他镌刻在吕祖祠乾元殿左侧山崖上的《伾山即事》诗三十首中便可知晓。其中主要建筑有:太极宫、曹仙媪祠、关尹子祠、关帝洞、邵康节祠、孙华原祠、柳仙、三清、八仙、玉井、飡霞阁、云窝、吏隐厈、绿柳长廊、别是蓬莱、魁星阁、朱衣、文昌、张三丰卧像等。在这一系列的建筑之中,需要我们特别提的有四处。其一,关于魁星阁(又名叫张仙师庵、张三丰祠、张仙洞等)的创建时间。曾有人在报纸上撰文说魁星阁是“清康熙四年(公元1665年),县令刘德新依崖筑了这栋坐东向西朱砂红墙的阁楼,古朴且别致。”而刘德新却是清康熙九年(公元1670年)赴浚县任知县的,他怎可能提前四五年就来浚县建造了张三丰祠呢?据笔者考证,张三丰祠的真正创建时间是清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创建人是时任浚县知县的张中选。现有存于大伾山张三丰祠左侧山崖上的石刻为证。石刻名为《创建张仙师庵布施姓碑》。碑中记有时任浚县知县张中选、县丞、乡宦和生员等数人的姓名,并刻有每人捐银的数目,石刻落款的时间为“大清顺治十七年岁次庚子仲冬吉旦立”。在该石刻的上方,有一块刘德新重修张三丰祠的石刻,记载了他重修的目的,石刻的题头为“重修三丰张真人祠小引”,落款是“石痴抱元子裕公刘德新记,康熙丙辰菊月吉旦。”“丙辰”即康熙十五年(公元1671年)。其二是关于关尹子祠的问题。关尹子,原名尹喜,曾任函谷关的官吏,是道家鼻祖老子李耳的大弟子,因得老子五千字《道德经》的真传而后成道,所以后人尊称他为关尹子。由于刘德新信奉道教,因此在大伾山上修建了一座关尹子祠,为此他还作诗一首:青牛老叟一相交,未了尘根脱屣抛。不是君能占紫气,谁将元牝发天苞。关尹子祠在我国各地很少见到,可见它的珍贵。然而目前却在其遗址上建起了“财神殿”。笔者认为,若从保护历史文物的角度来讲,未免不妥。其三,是有关“云窝”是何时、何人创建的?根据清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780年)卫辉知府德昌撰写的《乾元殿碑记》记载:“杨瑞符者,青霞法嗣,距青霞六世矣。百余年来,刘君所兴修者,为风雨所剥落,渐已倾颓,瑞符盖心伤之。乾隆壬申,始修大殿。阅十年,再修来鹤亭,四三年间修两廊、吏隐厈、太极宫、蘧蘧居、听松阁。瑞符创建者,则有云窝、纵目亭,藻栌绘栱,金碧辉映,游人至者,无不目爽心怡也。”从碑文中我们可以看出,杨瑞符是吕祖祠道院的第六任道官,云窝就是他创建的,创建的时间是在清乾隆壬申年(公元1752年)之后的十四五年间。同时,笔者发现在清嘉庆《浚县志》补遗卷建置寺观考中也有“云窝道士杨瑞符建”的记载。看来,云窝是杨瑞符创建无疑。但笔者通过考证却发现刘德新在于清康熙十六年(公元1677年)他的《伾山即事》摩崖石刻三十首诗中已有对云窝的记载。诗的原文是“云中结屋渺难寻,人与苍龙共一岑。若是苍龙天上唤,分他几片去为霖。”同样,刘德新在他的《伾山漫兴》中还有一首关于云窝的诗。诗的题目是《云窝偶坐》,原文是这样写的“石笋渐渐插碧虚,结跗苔砌坐如如。空山寂静无人问,细读黄庭一卷书。”从上述记载看,刘德新早在清康熙十六年就建造了云窝。而在大伾山只有一处云窝,旧址在紫泉别墅院内。那么,云窝究竟是刘德新在康熙年间创建、还是杨瑞符在乾隆年间创建的呢?看来还得敬请有关专家给大家揭开谜底。其四,刘德新为什么要修“吏隐厈”?写“厈”字的缘由何在?对于这两个问题,刘德新在其撰写的《吏隐厈记》里说的很清楚。现从清光绪《续浚县志》卷四(662页)中摘抄一段,供大家参考。“予既于兹山之崖凿石作洞,因而公余数诣是也,一以依依玉台之畔,庸勤展礼;一以逍遥于石泉松月间,聊偷浮生半日之闲。羽客青霞念于之仆仆来也,乃构此室为予停屣之所。夫予非尧夫子,胆敢望人之为筑安乐行窝与寒碧堂耶?既而青霞更请予为之名以额之,预曰:‘石痴子身拔墨缓,心娱白云,黎阳其作吏地,而兹山则所吏隐乡也。’遂额以是名。厈之为言,以室成于名,循乎山之厈云尔。”同时,刘德新还以“吏隐厈”为名作了两首诗,其中一首现存于大伾山吕祖祠左侧门外的山崖之上。诗的原文为:依山小构暂栖真,咫尺方壶是近邻。报的平平数年政,何妨方外作闲臣。通过这首诗,我们可以体会到刘德新第二次来浚县时被任命为文林郎知浚县事的心情。就在刘德新离开浚县的多年之后,有一无名氏在大伾山也以“吏隐厈”为名写了一首诗,谈了他对刘德新的认识。诗的原文是:自来吏隐两兼难,潦倒风尘为一官。何日回头登彼厈,却从宦海障狂澜。另外,在这里笔者还要为刘德新说几句公道话。当年刘德新写的《伾山漫兴》诗十首的石碑至今还保留在大伾山吕祖祠道院内右廊房拜厦外左侧,刘德新的名字、诗的名字和内容清清楚楚。可是在清光绪十二年时任浚县知县黄璟主纂的《续浚县志》卷八艺文辞章篇中,虽载有《伾山漫兴》诗,但并未写作者姓名,而且有些内容存在错误。其中第三首《壶天道院》一诗,有诗名无内容;第四首《步落虹桥遥望》一诗,有内容无诗名。另外《吏隐厈即事》一诗被改为了《吏隐厈》。还有一些问题,在这里就不一一赘述了。总之,上述问题表面上看似小事,但从历史的角度来讲,实为大问题。假如若干年后,这些摩崖石刻和石碑被大自然或人为毁坏,上述问题就将无据可考,我们留给子孙后代的只会是一个又一个的未解之谜了!

刘德新于康熙十八年(公元1679年)仲春主持修《浚县志》四卷,并刻板成书。同年他还把大伾山东麓已破旧的禹王庙迁至大伾山顶原阳明书院旧址上,重建一新。正如清嘉庆《浚县志》里循政记中记载,刘德新“磬所有修大伾山,题遍岩穴间。”现存大伾山上的清代建筑,多为刘德新在任时创建和重修。山上历代的摩崖题字中,刘德新的题字多处可见。不夸大的说,刘德新为浚县历史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就是一些关乎民生的小事,他也操心去做。在清嘉庆《浚县志》卷十九(440页)中就写有这样几句话足以证明。即“山下少水,乃凿泉,甚甘,居民、道士德之(称刘公泉)”。在刘德新离开浚县后,因该泉年久失修而毁坏,人们见状无不怀念刘德新。有一无名氏为此还作诗一首:废井相传故令开,我来山下几徘徊。桃花乱落元都观,太息刘郎去不回。(载清光绪《续浚县志》699页)由此可见刘德新在浚县为民爱戴绝非戏言。至今在浚县当地还流传着有关刘德新的许多传说。每天在大伾山上三三两两闲游散步的老年人,只要一谈起刘德新个个是滔滔不绝。

由于刘德新政绩斐然,在康熙十八年底(公元1679年)他升任浙江金华府同知,后又任江西吉安府知府、浙江温州府知府及陕西直隶吴安府知府。

虽然刘德新离开了浚县,但他对浚县仍存有深厚的感情。康熙二十一年(公元1682年)秋,刘德新因事顺道来浚县看望。时任浚县知县陈嘉续(陕西三原人)特地在大伾山紫泉别墅设宴招待刘德新,席间作陪者有刘德新的好友程淓(明末清初著名书画家)、县丞王芝、典史沈翼镇等人。次日,刘德新专程到位于浮丘山西麓、卫河东岸的半野山房(程淓在浚县的住所)拜访好友程淓。在回驿馆的路上,刘德新还参看了青龙寺(该寺是明崇祯帝的三太子创建,又名天放禅院)。当他看到寺院荒落之状,惜哉之下赋诗一首,并令属下责人刻于碑上留念。其诗题名为“过天放禅院不遇”。诗的内容是:不堪匹马晓霜前,因到双林一问禅,香案沉云僧寂寐,石床坠叶鸟翩翩,客来窃喜虎溪近,人去空留龙杖悬,我已长生频觅诀,无生更拟礼生仙。落款为:清康熙岁次壬戌之秋白云岭石痴抱元子题。刘德新的图章也刻于石碑之上。该石碑现存于浚县卫溪区菜园街村民委员会对门路东“三霄亭”庙院内大殿拜厦南墙上。

在刘德新调离浚县多年后,当地的人们仍然怀念于他。据乾隆四十五年(公元1870年)卫辉知府德昌的《乾元殿碑记》中载“今观中尚有刘君遗像存也”,以供人们瞻仰。后来浚县乡民自愿捐资在大伾山壶天道院内偏西修建了刘公祠,内塑刘德新像,供人们祭祀。光绪七年(公元1881年)黄璟任浚县知县,见刘公祠年久失修,便于光绪十一年重修,后毁于战火之中。如今,人们在吕祖祠乾元殿内左侧山墙上看到的刘德新画像,是原浚县文化馆的老馆员李杰忠所画。李杰忠是浚县城镇西大街人。当有人问他刘德新的画像是如何画出的?李杰忠回忆道:文革结束后的一个晚上,不知怎的做了一个梦。梦中他见到了刘德新。醒后便按照记忆追画出了这幅画像。后来李杰忠就把这幅画像赠送给了大伾山吕祖祠以作纪念。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