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光临 的博客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日志

 
 

遥想田园  

2015-07-09 16:27:32|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遥想田园  灵芙醉客

        温州的环境是糟糕的,空气不好,水质也不行。常常能够看到小河里躺满垃圾,混浊不堪。若不是工作需要,绝对不会选择定居温州。事与愿违,还是在温州这么年复一年的待着。也许,注定要跟温州纠缠不清,才有这不解之缘。

   相较于温州而言,我更喜欢家乡鹰潭。没有温州这般车水马龙的繁华,却有一派静谧安详。空气里透着干净,水则特别的明澈。青山若黛,绿水悠悠,见之欢喜。也许,正是因为这般山好水好,才有内心之中那般深深的眷恋。每每假期,总要回去。在楼上远眺青山绿水,实乃赏心悦事。

   每家每户都有自己的院子,种些柚子树、桂花树、枣树、桃树或者楝树等。柚子树的花儿晶莹剔透,莹白如玉。花香穿房绕户,淡淡娟雅,沁人心脾。我特别喜欢五月枝头的柚花,然而,绝大多数的五月我都在温州度过。柚子树很难看到,更别说赏花了。五月如是匆匆,哪一年我才能再闻见那幽幽清香呢?

   楝树在温州也是看不到的。它和柚子树一般的顽强,多数都无人打理。记得小时候家里的后院长了很多楝树,每每花开,每每花谢,习以为常,从不曾多看一眼。这树越长越高,越来越多。五月花开,七月枝头已经满是楝子。我们总爱扯了楝子玩,男生们则用它们做弹丸打鸟儿。后来,家里的房子翻新,就把这些楝树砍了。而今,后院里只剩了几颗柚子树和一片菜地,再也没了楝树的身影。每每想起,不免可惜。

   有时候,信步乡间小路,也能邂逅楝树。然而,在家也并不常出门,看见的次数自然也少了,慢慢地它也就淡出了我们的视野。而今,它居然就这般从容地在文字间游走,想来记忆依然清晰。那满树绿荫,那紫白小花,那青碧楝子,包裹着童年趣事,扎根在岁月深处。

   说起童年往事,满满的不知从何提起,只好略过。忽然想起今天是六月一号——儿童节,愿我们都永葆一颗童心吧!不尽岁月缠绵,世事森凉如初,酸甜苦辣都尝遍,若能一直像孩童般天真地笑,天真地哭,便不失初心。像是这山这水,只愿它们永远这般长青长绿。

   然,每次回去都发现高楼又起了几座,远处的山又被填平了一些。郁郁葱葱的树木不见了,只剩了座座楼房冷漠地注视着大地。昔年放牛的山坡,如今已找不见;昔年采蘑菇的小树林,如今已不复寻;昔年垂钓的小池塘,如今水已干涸;昔年打猪草的水田,如今成了结实的草坪;昔年种满花生的菜地,如今野草密布。从什么时候起,变成了这般?

   田园将芜胡不归?随着城市建设的步伐向农村迈入,农民也把耕耘的对象转向了城市,渐渐地远离了土地。那种“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的生活虽苦,但不应该弃之不顾,毕竟土地才是农民的血脉。犹记当年站在自家的后院便可看见绿油油的稻田,以及田间劳作的人们。而今,山水依旧,却再看不见那番景象。夕阳西下,还有谁荷锄而归?

   万语千言不过无声一叹,忽然想起孟浩然有诗曰: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那是记忆里遥远的生活场景,朴素而动人。只是待到重阳日,何处可就菊花?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