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光临 的博客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日志

 
 

大赉店名字的本来意义  

2014-02-06 10:35:36|  分类: 历史文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赉店名字的本来意义马年新正初开笔 - 美髯公 - 朱彦民的博客

(鹿台、巨桥与钱粮库)马年新正初开笔 - 美髯公 - 朱彦民的博客

 

“淇河讲坛”的开坛首讲《悠久的历史,璀璨的文明——淇水两岸先秦历史文化览胜》之七

 朱彦民

 

前面我们说过,朝歌虽然不是商代晚期的正式都城,但却是商代晚期重要的一座城邑,不仅是殷纣王的离宫别苑,而且也是一座拱卫殷都的军事城堡。在晚商历史上曾经扮演重要的角色,发挥着重要作用。

在朝歌城邑中,与殷纣王有关的历史名迹可谓不计其数,比如折胫河、摘心台、比干墓、淇水关、灵山寺、鹰犬城、草料屯等等。但是对于这些名迹的记述,大多是民间传说或神话故事,并不可信。而真正见之于史籍记载的,则是鹿台、巨桥这两个地理名词。由这两个地理名词,后来又发展出来另外一个村镇地理名词,这就说“大赉店”。

鹿台,又名南单台,相传是商朝纣王为了讨好妲己、游猎赏心所建造的宫苑建筑,位置在朝歌附近的淇水岸边。商纣王当年修建了盖世无双的鹿台,其工程之大是前所未有的,《新序·刺奢》云:“鹿台,其大三里,高千尺。”相传鹿台上面当年建有宫室楼榭,极为富丽豪华。“台高插汉,榭耸凌云。”“鹿台朝云”与“钜桥夜月”是当地“淇园八景”之一。修建鹿台时商纣王一开始派吕尚(姜子牙)当监工,姜子牙撂极力阻谏,殷纣王不听,姜子牙只好弃暗投明,逃走投奔周室。商纣王又派心腹崇侯虎当监工,共用了7年时间,才最终建成,耗费了大量金钱和劳力。

前面我们讲了位于淇河东岸的那座用黄土堆砌而成、现在已经分成六个土堆的鹿台遗址。其实在淇河西岸的淇县境内,也有一座鹿台,这就是位于县城西部8公里金牛岭一带的,今北阳乡大水头村的破庄鹿台遗址,就是古鹿台所在。这里的鹿台,也是一个有着说不尽道不完历史故事的古代遗存。

《太平寰宇记》曰:“鹿台在县西二十里,帝王世纪云:纣造,饰以美玉七年乃成,大三里,高千仞。余址宛然在城内,即纣投火处。纪年曰:武王擒纣于南单之台,盖鹿台之异名耳。”乾隆九年《淇县志》记载:“鹿台在县西十王里,南阳社地方,即殷纣集财处,按周书散鹿台之财,按史记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按刘向新序,纣为鹿台七年而成。其大三里,高千仞,今遗址尚存。”不过这些记载和传说,多是相互矛盾的,因此也是难以信据的。

两个鹿台,究竟哪一个是真的呢?一边有许多的传说和文字记载,而另一边则有实实在在的文物和遗迹,那么久远的时代,你说哪个是真哪个是假?不好说。或者说,两者都有可能是真的。

鹿台遗址既有其历史的真实性一面,也有其民间传说的演绎成分一面。因为淇河两岸曾是3000多年前纣王帝辛活动的地方,他在此留下的传说和遗迹不胜枚举。其实,就鹿台而言,当年殷纣王修建的目的不是单纯的为了个人享乐,也是为了国家大事着想。据《史记·殷本纪》记载:“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意思是加重全国税收,将钱粮财宝收藏在鹿台之上。所以说鹿台既是纣王帝辛观赏淇水游览散心的最佳去处,也是帝辛时国家的钱库所在地。

在武王克商的牧野之战中,殷纣王的军队“前徒倒戈”,以至于“血流漂杵”,全军覆没,殷纣王一看大势已去,就仓皇登上鹿台,“蒙衣其珠玉,自燔于火而死”。可见鹿台是殷纣王的绝爱之处,就连最后自焚也要死在这座鹿台之上。为安抚民心,周武王“散鹿台之财”。这些历史事件都与这座鹿台有关。

鹿台,当年令人骄傲的的优美景象犹如过眼云烟也已成为历史,商纣王煞费苦心经营的游览胜境和钱粮仓库早已成为历史记忆。后世诗人在游览鹿台遗址后发出感叹:“忆昔商王起鹿台,罔思固本聚民财。而今台散空台榭,唯有闲云自往来。”

说了鹿台,再谈巨桥。

《史记·殷本纪》:“帝纣……厚赋税以实鹿台之钱,而盈鉅桥之粟。”对于鹿台,前已说明,是殷纣王收藏金银财宝的地方,现在有人称之为“中华第一金库”。那么“巨桥”又是什么呢?

裴駰《史记集解》引服虔语曰:“鉅桥,仓名。许慎曰鉅鹿水之大桥也,有漕粟也。”司马贞《史记索隐》引邹诞生语曰:“鉅,大;桥,器名也。紂厚赋税,故因器而大其名。”原来巨桥是商代晚期殷纣王时之粮仓名。不过对于巨桥地名来源,以上这些古代文献记载的说法也不尽一致,许慎说是大桥,而服虔说是仓名,邹诞生说是器名,让人不知所云。我们认为,巨桥为大桥的说法是正确的。巨桥本是淇河上的一条大桥,殷商晚期在巨桥旁边兴建粮仓,故而粮仓也就称为“巨桥仓”,简称巨桥也指建于此地的粮仓。

但是对于“巨桥”地望所在,也像鹿台有淇河两岸之争一样,古来就有不同的说法。这个争论不是淇县与浚县争夺,而是河北省与河南省的争名。前引《史记集解》引服虔语称:“许慎曰鉅鹿水之大桥也,有漕粟也。”是说巨桥在河北省邢台市的巨鹿县。而唐杜佑《通典·食货典》称:“昔武王有巨桥之粟,贵籴之数,武王即胜殷,得巨桥粟,欲使籴贵。巨桥仓在今广平郡曲周县也。”《通典·州郡典》也说:“曲周汉旧县,故城在今县西南。纣钜桥仓亦在于此。”是说巨桥在河北省邯郸市的曲周县。近世学者对此也是人云亦云,比如潭其骧以为在今河北省曲周县东北;钱穆以为在今河南浚县西。真是见仁见智,令人莫衷一是。

我们认为,巨桥应该在现在河南省浚县境内的巨桥镇(听说现在也划归鹤壁市了)。河北之说,不仅没有古今流传的地名和遗迹实物相证,而且也与殷纣王晚期都居的朝歌太远。巨桥必定是在淇水之旁,而不能在他处。明万历《浚县志》载:“钜桥在县西五十里,周武王发钜桥之粟即此。”清顺治《淇县志》也称:“钜桥在县东二十里,淇河之东,即殷纣积粟处。”两个县志说的都是今巨桥镇一带。

我们说殷商时代的巨桥仓在今河南浚县巨桥镇一带,还有另外一个根据,那就是这里平畴沃野,农耕富足,自古就是一个“天然粮仓”。不仅3000多年前的殷纣王看到了这一点,到了隋朝开皇三年(公元583年), 隋文帝也相中了浚县的“天然粮仓”,在这里兴建了著名的黎阳仓。黎阳仓规模之大、储粮之多堪称当时天下第一。所以在中国历史上,浚县一地前有巨桥仓,后有黎阳仓,又有一个说法:“天下粮草归于钜桥。”请问,河北省的巨鹿和曲周,有此浚县巨桥这样一个“天然粮仓”吗?

《尚书·尚武》记载周武王克商之后:“散鹿台之财,发鉅桥之粟,大赉于四海,而万姓悦服。”孔传:“纣所积之府仓,皆散发以赈贫民。”《史记·周本纪》云:“命召公释箕子之囚,命毕公释百姓之囚,表商容之闾,命闳夭封比干之墓,命南宫括散鹿台之钱,发钜桥之粟以赈贫弱也。”古典文献中对此多有记载,可见此事不虚。

这些文献记载虽然是古文,但都明白如话。所需要解释的是这个“赉”字。“赉”,赏赐,给予的意思。大赉,就是大规模赏赐物资、补恤天下的意思。这里就有一个对比了,殷纣王是不顾天下苍生的死活,横征暴敛,“厚赋税而盈鹿台之实”;而周武王则是将这些积存的钱粮物资分发给天下老百姓,以收买天下百姓之心。如此则人心向背之理,生死存亡之道,自然就会有分晓了。

到此,熟读《论语》的朋友会说,《论语·尧曰篇》中也有“周有大赉,善人是富”呀!其实,这说的也是周武王于此开仓放粮、赈济天下的意思。有的所谓国学大师对“周有大赉,善人是富”的解释,是说周武王获得了上天的大赐予(大赉),所以辅佐他的仁人君子特别丰富。这实在是只读《论语》了,不知道商周之际有此历史故事的发生。因为,在“周有大赉,善人是富”之后,还有下文“虽有周亲,不如仁人。”也就是说,虽然周人得了天下后,也分封自己的宗亲作诸侯,封邦建国,作为屏藩,但是对于刚刚取得天下的周人来说还远远不够,还要仁爱地对待对天下百姓。所以这句话的意思是,因为周人有了开仓放粮、“大赉天下”这样的善事,所以就赢得了天人的人心,对于周王朝好(善:心存善意)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由“大赉于四海”一词,让我们想到了鹤壁市新区所在地,正是大赉店镇大赉店村。我们说大赉店一名,正是由此而来。

当年发掘大赉店遗址的尹达(刘燿)先生曾说,大赉店遗址很可能就是当年周武王开仓赈粮、将钱粮发放于全国各地的地方。这种说法非常可能,因为粮仓就在巨桥,而当时陆路交通不及水路方便,而大赉店遗址又靠近淇水,把钱粮发放处设在淇水岸边是很自然的事情。后世人们为了纪念周人的功德,将此地命名为大赉店,是非常有历史意义的一个地名。过去听大赉店老辈人讲,大赉店又称大仁店,也有道理。将粮食分发给天下穷苦百姓,解民倒悬之苦,可谓大仁,大仁店也是对周人恩德仁政的一种怀念吧。马年新正初开笔 - 美髯公 - 朱彦民的博客


马年新正初开笔 - 美髯公 - 朱彦民的博客马年新正初开笔 - 美髯公 - 朱彦民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3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