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光临 的博客

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

 
 
 

日志

 
 

【转载】好学的子贡 尊师的典范  

2013-08-26 08:45:24|  分类: 历史名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好学的子贡 尊师的典范  

2013-07-20 16:51:47|  分类: 【历史、文化】|字号 订阅


好学的子贡  尊师的典范


zhuo7 发表于 2012-8-27 17:41:00


在西汉刘向《说苑·善说》中记载了一段子贡论老师孔子的话——齐景公谓子贡曰:“子师谁?”曰:“臣师仲尼。”公曰:“仲尼贤乎?”对曰:“贤。”公曰:“其贤何若?”对曰:“不知也。”公曰:“子知其贤而不知若何,可乎?”对曰:“今谓天高,无少长愚智者皆知高。高几何?皆曰不知也。是以知仲尼之贤而不知其奚若。”子贡说,不分年龄大小、智慧强弱的人都知道天高,但天究竟有多高,都说不知道。从这段文字可以看出,子贡将老师孔子的学问抬高到与天等同的高度。

那么,子贡在孔门弟子中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追随孔子究竟得到老师怎样实际的教诲, 以及子贡是怎样对孔子逐渐深刻认识并宗仰的,我们可以从《论语》、《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和《孔子家语》等典籍中搜寻到相关信息,从而可以真实不虚地看到孔子育人的高明和子贡对孔子心诚悦服的缘由。

1.子贡的历史事功

子贡是孔子最优秀的学生之一,在孔门七十二贤弟子中具有重要地位,是“言语”科突出的人才。在《论语·先进》篇中孔老夫子这样评价几位高足说:“从我于陈、蔡者,皆不及门也。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

子贡,姓端木,名赐,卫国人,比孔子小31岁,比同学颜回大1岁。首先他是孔子的学生中最富有的。《论语·先进》中孔子点评子贡说:“赐不受命,而货殖焉,亿则屡中。”也就是说子贡很自信,不相信天命,他头脑聪明,善于做生意。“亿”通“臆”,想好了要做什么买卖,总能赚钱。试想,如果子贡生逢今世,肯定是炒股赚钱的高手。《史记》记载,子贡在孔子逝世多年后曾有一次用“结驷连骑”的阵容去看望隐居的老同学原宪,那阵势相当于现在组成的一个豪华车队,类似于刘邦的衣锦还乡的炫富。事实是,孔子在周游列国14年兜售自己的伟大政治理想未果,68岁退归母亲之国收徒讲学,直至73岁归天,他老人家的衣食住行也幸亏子贡的接济帮助。

其次,在孔门弟子中,子贡是最能办实事的。吴国向鲁国强征百牢(百头牛),是子贡出面让吴国放弃了这一无理要求;孔子被围于陈蔡,《史记·孔子世家》“于是使子贡至楚楚昭王兴师迎孔子,然后得免。”是子贡的外交才能解除了陈蔡之困;齐人田常篡位,鲁君派人去索要被齐国侵吞的鲁国旧地。子贡和另一使者不辱使命,顺利完成任务;又《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载:“田常欲作乱于齐,惮高、国、鲍、晏,故移其兵欲以伐鲁。孔子闻之,谓门弟子曰:‘夫鲁,坟墓所处,父母之国,国危如此,二三子何为莫出?’子路请出,孔子止之。子张、子石请行,孔子弗许。子贡请行,孔子许之。”正是由于子贡善用智、善游说,办事稳妥有经验,所以得到孔子的信任。

司马迁在《史记·货殖列传》中说:子贡“束帛之币以聘享诸侯。所至,国君无不分庭与之抗礼”,子贡凭着巨大的财富一直做到鲁国、卫国的宰相,司马迁因此得出结论说:“夫使孔子名布扬于天下者,子贡先后之也。”

子贡最光鲜的事是穿梭往来于五大国之间,凭着三寸不烂之舌,将勾贱、夫差这些一流霸主玩弄于股掌之间。《史记·仲尼弟子列传》说:“故子贡一出,存鲁,乱齐,破吴,强晋而霸越。子贡一使,使势相破,十年之中,五国各有变。”这充分显示了子贡的杰出的外交才能和政治才能。

2.子贡师从孔子——高徒出于名师

子贡聪明向学,经常主动请教提问,可以说是《论语》中记载与老师交流最多的学生。他总是有感而发,问题提得具体、有价值,所以也就总能引起孔子“不愤不启,不悱不发”的教导兴趣。这样,一方面让子贡得到实实在在的指点,另一方面也由于提问的典型性启发了老师对具有普遍意义问题的思考,进而上升到伦理哲学的高度。

 孔子的教育总是在具体实在的事情中展开。《论语·八佾》篇说:“子贡欲去告朔之饩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子贡为了节省,要废除每月初宰杀活羊祭祀的礼节,孔子认为不能因为吝惜而破坏了民俗礼仪。

诚信对于从政者来说尤其重要。为此,孔子对子贡有特别的提醒。在《论语·颜渊》中:“子贡问政。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三者何先?’曰:‘去兵。’子贡曰:‘必不得已而去,于斯二者何先?’曰:‘去食。自古则有死,民无信不立。’”这是提醒子贡不能失信于民。

    《论语·学而》中子贡请问老师:“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孔子说:“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对说:“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与?”孔子说:“赐也,始可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这段文字大概是子贡为自己的富而无骄感到得意,于是老师对应他的状态,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子贡心领神会,用《诗经》中的话回答老师,这是老师希望自己在进步的道路上不断打磨,不断提升,为此孔子对子贡说出了表示赞赏的话: 赐呀,你能从我已经讲过的话中领会到我还没有说到的意思,举一反三,我可以同你谈论《诗》了。

《论语》中诸如此类的记载子贡受教后由此及彼、举一反三的例子还有——《论语·颜渊》篇中有:棘子成曰:“君子质而已矣,何以文为?”子贡曰:“惜乎,夫子之说君子也,驷不及舌。文,犹质也;质,犹文也。虎豹之椁,犹犬羊之椁。”

卫国大夫棘子成说,君子只要内在品质良好就可以了,为什么还要用外在形式去显露呢?子贡解释说:很抱歉,大人您这样认为君子,是不负责任地随便讲话,以您的身份地位所说的言论就好像驷马奔跑,后果影响是很大的。

孔子曾说过“文质彬彬,然后君子。”子贡告诉棘子成说,文化思想的修养与人的资质,本来是一个东西,两者相得益彰。(质者直也,犹如一条直线,很纯洁朴素的,就是本质。),如虎豹的皮和犬羊的皮在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差别。

富有的人总喜欢做一点慈善的事,既为了博得社会美誉度,也为了自己内心的安稳。子贡可能做了并为此而沾沾自喜。《论语·雍也》子贡故意问孔子:“如有博施于民而能济众,何如?可谓仁乎?”孔子说:“何事于仁,必也圣乎!尧舜其犹病诸!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达而达人。能近取譬,可谓仁之方也已。”孔子没有打击子贡,反而给予更多的鼓励。孔子指出,如果真能博施于民而能济众,那就远远超出了“仁”,进入了“圣”的境界,连尧舜在这方面都尚有不足。能施之“博”与济之“众”是圣王的作为,但路又是一步步走出来的,所以孔子接着指出了由仁至圣的路径,那就是从当下着手,自己要有所树立,就要想着也要帮助别人有所树立,自己要发达,也要想着使别人发达。没有只顾自己发达而让别人不发达能够自安的。孔子接着指出能这样从近处具体做来,才是由仁入圣的正确方向。

像子贡这样的富豪,会有很多人说他好,但也会有很多人说他不好,这给子贡带来困惑。《论语·子路》子贡问孔子:“乡人皆好之,何如?”孔子说:“未可也。”“乡人尽恶之,何如?”孔子说:“未可也。不如乡人之善者好之,其不善者恶之。”孔子教导说,不如让好人说好,让坏人说不好。这是为子贡破除“德之贼”的“乡愿”老好人的重要点拨。

子贡追求成为君子。《论语·为政》子贡问孔子君子。孔子回答说:“先行其言而后从之”,好事先做出样子,再说出来。孔子此言是针对能言善辩、言多于行的子贡,要求他脚踏实地,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

君子难成,退而求做士总可以吧。《论语·子路》子贡问老师:“何如斯可谓之士矣?”孔子告诉他:“行己有耻,使于四方,不辱君命,可谓士矣。”“敢问其次。”曰:“宗族称孝焉,乡党称弟焉。”曰:“敢问其次。”曰:“言必行,行必果。硁硁然小人哉!抑亦可以为次矣。”作为士,最基本的是做人诚信守诺,尽管有些过分得像小人,然后是在乡间孝悌称善,最后是忠诚领导、对事业有所贡献。孔子的话对于有外交才干的子贡,起到了引领和鼓励的作用。

像子贡这样富有而聪明的人,怎样交友待友呢?《论语·颜渊》:“子贡问友。子曰:‘忠告而善道之,不可则止,无自辱焉。’”——要忠诚地劝告他,委婉恰当地开导他,他还不听从,就停止算了,不要自受其辱。联想到子贡出访原宪受窘,可知孔子的告诫很有先见之明的。

子贡不断进步,而感到周围的人修养不及自己,自视甚高。有一天,他又来到老师那里。《论语·公冶长》说:“子贡曰:‘我不欲人之加诸我也,吾亦欲无加诸人。’子曰:‘赐也,非尔所及也。’”子贡以为自己已经做到了“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以为这是容易达到的。而孔老师察言观色他的境界提醒他,那并不是容易做到的,不是一时一事就能证明你已经达此境界了,需尽其一生来证明的。

能言善辩的人,往往喜欢臧否人物,为此孔子直接向子贡指出他的这一缺点。《论语·宪问》说:“子贡方人。子曰:‘赐也贤乎哉?夫我则不暇。’”方,比也,比方人物而较其短长。孔子批评子贡说,难道你自认为自己很贤良了吗?可以指指点点地评价、批评别人了吗?注重砥砺自己品行修养的人,哪有时间去说人啊?

孔子还进一步开导他。《论语·阳货》:“子曰:‘予欲无言。’子贡曰:‘子如不言,则小子何述焉?’子曰:‘天何言哉?四时行焉,万物生焉,天何言哉?’”孔子教导学生要“敏于事而慎于言”,认为“巧言令色,鲜于仁”,他教导子贡要向大自然学习,少言多行。

《论语·公冶长》子贡问老师:“孔文子何以谓之文也?”孔子说:“敏而好学,不耻下问,是以谓之文也。”孔文子,卫国大夫,名圉。一般来说,位高者多耻于下问,性敏者难以专注于学。古代的谥法认为“勤学好问之为文”,为什么孔文子死后能得到“文”的谥号呢?孔子抓住子贡提问的时机点拨子贡,启发子贡要多向地位不如自己而修为很好的人学习。

正是在孔子的教诲下,子贡懂得了谦逊好礼,有了自知之明。这在他对同学颜回的态度上表现得十分明显。子贡富有而颜回贫寒,但他对颜回很是尊重佩服,这应当是孔子教育的结果。《论语·公冶长》:“子谓子贡曰:‘女与颜回孰愈?’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以知十,赐也闻一以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孔子让子贡与颜回比较,哪一个更强?司马迁在《史记·仲尼弟子列传》中指出这是孔子为了“黜其辩”,孔子自己尚且说不如颜回,以此来教育子贡不要狡辩。

子贡想知道自己在老师眼中的地位,看看老师怎样评价他。《论语·公冶长》:“子贡问曰:‘赐也何如?’子曰:‘汝,器也。’曰:‘何器也?’曰:‘瑚琏也。’”孔子中肯地评价了子贡,他还没有达到“君子不器”的高度,没有进入形而上的道的境界,但是他是优秀的人才,是形而下的物品器具的最高者,就像是用于祭祀的稀罕珍贵的瑚琏。一方面肯定了子贡的才能,子贡会因此受到鼓舞;另一方面指出了子贡的不足以及需要改进的方面,勉励他要向道的方向迈进。

《论语·阳货》:“子贡曰:‘君子亦有恶(厌恶)乎?’子曰:‘有恶:恶称人之恶者,恶居下流而讪上者,恶果敢而窒者。’”窒,不通也。称人之恶,揭人之短,亦是“比人”之毛病,缺少仁厚;讪上则是谄媚,缺乏忠敬之心;果敢而窒则是妄作。孔子这是给子贡打预防针。孔子接着还了解了子贡的想法。问子贡:“赐也亦有恶乎?”“恶徼以为知者,恶不孙以为勇者,恶讦以为直者。”徼,伺察也。讦,谓攻发人之隐私。子贡厌恶以窥探伺察为聪明,厌恶以不谦逊为勇敢,厌恶以攻讦人的隐私为正直。可见子贡是一个开朗的人,他的修养境界虽没有达到孔子提出的仁智高度,但确乎做到了正直善良。

《论语·宪问》中孔子说:“莫我知也夫!”子贡曰:“何谓莫知子也?”子曰:“不怨天,不尤人;下学而上达。知我者其天乎!”有一天,孔子有些伤感,有些遗憾,甚至有些悲哀地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够真正的了解我!”子贡就感到非常奇怪:“先生为什么会这么认为呢?这么多优秀的学生虔诚地向您学习、请教,先生怎么还说没有人了解您呢?”孔子好像没有听到子贡的疑惑,继续自言自语:“不埋怨上苍,不抱怨世人,努力钻研学习,提高自己的素养与境界。真正了解我的只有上苍了吧?!”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说这个世界上没有人了解自己,其实他就是告诉对方:“你不是了解我的人。”这是孔子找不到传其衣钵的人,而对眼前的这个人——子贡饱含期待而又叹其欠缺火候。

老师曾提出“勿居下流”的问题,这给子贡不少启发。《论语·子张》:“子贡曰:‘纣之不善,不如是之甚也。是以君子恶居下流,天下之恶皆归焉。’”意思说,纣王的不善,不像传说的那样厉害。所以君子憎恨处在下流的地方,一旦居下流,天下一切坏名声都会归到他的身上了。所以君子要朝乾夕惕,不断警醒自己,勿做坏事错事。所谓“恶不积不足以灭身”。但人总会出错的,不可能百分之百地正确,那怎么办呢?那就要不文过饰非,要知错能改。《论语·子张》中子贡说: “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子贡的理解力和善于承认并纠正错误的精神令人敬佩。

经常向老师请教,和老师切磋,由此加深了师生间的相互了解和理解。时间久了,孔子对子贡也越来越亲近,越来越喜爱,子贡对孔子知之更深,也更加敬重,为此造就了历史上一段伟大的师徒关系。

3.子贡对待孔子——无可比拟的崇敬

《论语·学而》:“子禽问于子贡曰:‘夫子至于是邦也,必闻其政,求之与?抑与之与?’子贡曰:‘夫子温、良、恭、俭、让以得之。夫子之求之也,其诸异乎人之求之与?’”子禽,名陈亢,是新来的小师弟,他向师兄请教:我们的老师孔子到一个国家总是打听人家的政治,他是想求得做官,还是想提供意见给人家,使这些国家富强起来?子贡概括了孔子的温和厚重、善良正直、恭敬庄严、节制自律、礼让谦逊的特点,然后告诉子禽,假如你认为老师是为了求官做,也与一般的人的求取功名的路线两样吧?在子贡的眼里,老师的品行是远远超乎常人的。

子贡对孔子的认识有个由浅入深的过程。起初,他对老师的认识浅显。《论语·子罕》:“大宰问于子贡曰:‘夫子圣者与?何其多能也?’子贡曰:‘固天纵之将圣,又多能也。’子闻之,曰:‘大宰知我乎!吾少而贱,故多能鄙事。君子多乎哉?不多也。’牢曰:‘子云:‘吾不试,故艺。’”大宰,是官名,他问孔子是不是生而知之的圣者。由于子贡对老师认识尚浅,加上自己有虚荣心,就称老师是圣人,是生而知之的。孔子知道后客观地表明自己的真实状况,一则指出自己受过很多磨难,是学而知之者;一则也为自己所达至的君子境界而感到自豪欣慰。孔子的另一学生子牢又转述了孔子的话说,老师一生钻研的学问并不是用来求取功名的,所以,不论学什么都用心研习而达到艺术的境界。

子贡对孔子的认识不断深化。《论语·子张》:“卫公孙问于子贡曰:‘仲尼焉学?’子贡曰:‘文武之道,未坠于地,在人。贤者识其大者,不贤者识其小者,莫不有文武之道焉。夫子焉不学?而亦何常师之有?’”子贡回答了孔子学什么、向谁学的问题,孔子是处处留心皆学问,且圣人无常师,回答得十分巧妙和深刻。

子贡在《论语·公冶长》中曾经说:“夫子之文章,可得而闻也,夫子之言性与天道,不可得而闻也。”子贡所得于夫子者,恰恰是夫子之“文章”,他虽然不能像曾参那样得到孔子“一以贯之”的儒家心传,但却成就了一个堂堂正正的君子。

由于子贡的道德境界日渐提高,社会舆论对他的褒扬也越来越多,有人拿他和孔子比,甚至说他比孔子还要强。《论语·子张》:“叔孙武叔语大夫于朝,曰:‘子贡贤于仲尼。’子服景伯以告子贡。子贡曰:‘譬之宫墙,赐之墙也及肩,窥见室家之好。夫子之墙数仞,不得其门而入,不见宗庙之美,百官之富。得其门者或寡矣。夫子之云,不亦宜乎!’”叔孙武叔在朝廷上夸耀子贡比孔子要贤明,子服景伯将此事告诉子贡。子贡听说后,哈哈大笑道:“人的才能可以用宫墙的高低打比方,端木赐的墙只有肩膀高,孔子的墙有数千尺高,而且还找不到门进去” 等等,这表明了子贡对孔子由衷的赞佩。

《论语·子张》:“叔孙武叔毁孔子。子贡曰:‘无以为也,仲尼不可毁也。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自量也!’”对于挑拨和诋毁,子贡指出那是不自量力的“自绝”。子贡对老师由敬佩进而自觉地维护老师的尊严和声望。

后生小老弟子禽陈亢,很敬佩子贡,但由于学识低浅,还分不清子贡与老师的差别。《论语·子张》:“陈子禽谓子贡曰:‘子为恭也,仲尼岂贤于子乎?’子贡曰:‘君子一言以为知,一言以为不知,言不可慎也。夫子之不可及也,犹天之不可阶而升也。夫子之得邦家者,所谓立之斯立,道之斯行,绥之斯来,动之斯和。其生也荣,其死也哀,如之何其可及也。’”从前那个多言好比、骄傲自负的子贡,此时已经是谨言慎行的子贡了。可以看出他对孔子的敬佩和尊重是发自内心的真情实感,他指出孔子之所以能得邦家、立声誉,在于能卓然有所树立,能导人向上,感召和安顿人心,能让人快乐和谐。孔子活着受人尊敬,死了受人哀悼,他的成功和他所达到的境界,当时和后世的人们像望天一样遥不可及的。这可以说是古往今来对老师最高的评价。

无论是来自对立面的挑拨攻讦,还是同学晚辈的懵懂不解,都不能动摇子贡对老师的敬重,可知这敬重的真诚和坚定!这种宗教般的崇拜需要用多少时间和多少故事才锤炼出这样一种认知,一种情愫,一种信念!

颜回对孔子也是非常崇拜的,孔子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也是至高无上的。《论语·子罕》篇中记载:“颜渊喟然叹曰:‘仰之弥高,钻之弥坚,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夫子循循然善诱人,博我以文,约我以礼。欲罢不能,既竭吾才,如有所立卓尔,虽欲从之,末由也已。’”

这样的评价,与子贡把孔子比作“日月”、无法攀登的“天”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颜回赞誉孔子的话语在《论语》中仅此一次。

子贡是孔子最信任的学生,也是对老师感情最深的学生。孔子逝世前见到的最后一位喜爱的学生就是子贡。《史记·孔子世家》:“明岁,子路死于卫。孔子病,子贡请见。孔子方负杖逍遥于门,曰‘赐,汝来何其晚也?’孔子因叹,歌曰:‘太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因以涕下。谓子贡曰:‘天下无道久矣,莫能宗予……’后七日卒。”

孔子去世后,众弟子守丧三年而去,唯有子贡守丧六年。《史记·孔子世家》记载:“孔子葬鲁城北泗上,弟子皆服三年。三年心丧毕,相诀而去,则哭,各复尽哀;或复留。唯子贡庐于冢上,凡六年,然后去。”可见子贡对老师感情之深,尊敬之诚。

综上所述,若无孔子,子贡很可能只是个平庸的商人和政客,不可能达到君子仁者的思想境界。若无子贡,也很难启发孔子的诸多思考,难以丰富和完善孔子关于仁爱、道德、教育的理念与实践,孔子和子贡师徒二人为人世间演绎了一场“教学相长”的范例。两人的关系达到了亦师、亦友、亦亲的高度。子贡的不断进步可以说是中国古代教育成功的一个宝贵案例,至今都值得我们深思,尤其可以引发我们怎样对待当代独生子女教育的思考。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